三谈洗稿拆书:天下何人不“窃书”
发布时间:2019-01-14 15:57 来源: 澳门皇冠赌场 作者: admin

本文是系列文章第三篇,同样是谈谈作者自己对行业中洗稿、拆书两种现象的看法。 上周在《内容创业洗稿,知识付费拆书》以及《再谈拆书:罗振宇抢了谁的饭碗?》两篇文章中对洗

  本文是系列文章第三篇,同样是谈谈作者自己对行业中“洗稿”、“拆书”两种现象的看法。

  上周在《内容创业洗稿,知识付费拆书》以及《再谈拆书:罗振宇抢了谁的饭碗?》两篇文章中对洗稿、拆书两种现象进行过一些论述。

  当时我把“洗稿”、“拆书”两件事情划等号放在一起,认为现在的知识付费做的事情和洗稿差不多,它利用了现在出版社不懂营销、不懂的缺点,对书籍进行二次加工,甚至化、经验化解读。

  出版社、被人拆书,归根究底是因为自己不争气,有好好对内容进行包装,再加上所谓的“体制问题”,没办法展开创新。

  知识付费平台拆书,还是因为懂营销、懂产品,会做产品迭代和定价策略,产品形态比做得更好,但它们因为出版政策门槛,没办法取代出版社。

  和出版社的从业者很容易站在高地上,觉得洗稿、拆书都是“盗窃”行为,进而抱怨、出版,躺在情绪之中从不展开反思。

  坦率说,我也曾经极度洗稿者,每次出现类似号“呦呦鹿鸣”的争议时,都会站在原创者的一边。

  我说自己那天写的公司分析稿,核心观点和核心数据其实都来自于长江证券几篇报告,我自己本身只是加工者,进行了化的表述而已,其实和“拆书”没什么区别。

  以我知道的案例是,某家生活类,记者往往是大段大段“抄书”,来表达某种观点,传递生活态度。传统在撰稿过程中经常操作的另一种手段是,大段大段“抄论文”。这种“抄”甚至还有技巧。明明引用了1000字,可能只会标出200字,其他的内容全靠转换表述的方式进行表达。

  这并不妨碍这家成为中国最好的,它的销量是全国最好的,内容质量是全国最高的。它还诞生了一批最有名气,至今也还活跃在文化界的公共知识。

  “大象公会”这种传统人出来办的、喜闻乐见的自也是如此。各种考据,无非是作者大剂量阅读了书籍、论文,再根据这些书籍、论文进行二次创作及表述。早期也的的确确在一些引用规范上没做到,导致别人说抄袭。但你能说人家不牛逼么?你能说“大象公会”没价值么?

  同样是自,凭什么“大象公会”早年间不规范引用时抄书你说它牛逼。到了“呦呦鹿鸣”这里不规范抄书你就说它有问题。

  显而易见,这套做法是不现实的,也是没必要的。这么极端地提这种做法,我表达的意思只是,写论文、写书的人、写研报的人还没来告呢。

  财新当然是可以提供中国信息增量最大的,但财新不可避免地会存在“洗”研报、“洗”论文、“抄书”的。

  当然,“洗研报”目的是为了论点支撑,“洗”论文是为了论证严谨,“抄书”是为了文笔优雅。同样是“洗”,“呦呦鹿鸣” 也委屈啊,“摸得,我就摸不得?”。

  所以这一次“呦呦鹿鸣”的事件中,《中国经营报》也跳出来说,财新引用中国经营报内容从不注明出处。

  但我说这些并不是说“呦呦鹿鸣”没错。它当然有错,它错在文章中丝毫不感谢信息来源,对财新、中青报毫无露出就整合了资料。

  这次和财新的碰撞,或许未来会让“呦呦鹿鸣”和“差评”这类著名的“洗稿”一样,在内容操作过程中规范引用标准,在文末加上致谢名单。

  财新有必要发飙,也必须发飙,因为这种发飙可以倒逼自尊重信息,未来在“洗稿”过程中对的内容适度做出感谢,也利于让知道,那一段、什么内容、什么信息是从哪家那里知晓的。

  但这次事件财新是有必要进行反思的。本身也是产品,自家产品没做好,被人抄了,范围还更广,的的确确需要立正。

  这个不是几句简简单单的“我们是在做调查”、“我们的调查内容很棒”、“我们做调查很辛苦”、“我们做调查很光荣”、“现在的读者太愚蠢”就能安慰自己,进而进一步沉溺在世界中的。

  魏武挥老师之前在《财新,一家不smooth的》中吐槽过财新的产品问题:

  我有时候甚至觉得,财新应该做几个公号,洗洗自己的稿。与其放着别人完用你的材料做稿子,这事何不自己干?故事性再强点,网感再多一点,给自己主阵地导导流,也没啥不可以的吧……财新应该建立一个矩阵,不是今天这种各种收费各种垂类细分,而是叙事方式要有层级。

  这里的“叙事层级”我理解的是,不按照的规范化表述来进行创作,而是用一个团队学习自进行情绪化的二次创作。

  是的,创作是一种规范型文体,它必然存在各种。很大程度上没办法情绪化创作,导致范围受限。

  这样的类似其实在出版业也有。“理想国”出版公司书之前总被人拆,一位出版业的朋友提到说,不如自己组建个“增长黑客”的团队,拆自家去做内容付费。的的确确,现在看理想APP做得就是这种事情。

 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罗振宇,但是他的理论增量真的很多。有个理论我也真的非常认可:是女性。

  我甚至在和人聊天时经常剽窃他这个观点。所谓“是女性”指的是,是情绪化的,它们需要需要你关心、照顾她的情绪。

  你和女朋友吵架时,也许是女朋友不讲道理,但是必须要先承认错误,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爱她。你女朋友和别人吵架时,也许是女朋友的错,但你先要认同女朋友的情绪,因为这样才能证明你爱她。

  放到中,很多时候并不关心谁对谁错,只是希望能在情绪上得到认可、获取赞同。甚至某种意义上也起到了情绪按摩的效果。

  需要层层推导、步步论证,还要不偏不倚,当然让人缺乏爽感。但是自却可以由着的心意去渲染话题、表达认同、迎合情绪,自然而然容易。

  可是和自在当下的中,本身就是相互依存的关系,双方都多些尊重和理解吧。

  现在的径,已经成了自情绪化爆料,调查。或者调查报道,自渲染扩大。最终使得得到最大程度的,让监管曾不得不重视问题、解决问题。

  看待自的“洗稿”时少一些情绪化的有色眼镜,你自己写稿不都总说看待问题要客观么?

  自洗时,好歹也要规范引用,哪里用了别人的内容大大方方承认不好么?何必那么小家子气。

  大家都是如今中国传媒中让知道更多的人,或者用情绪倒逼的人,互相拉一把吧。

  吴俊宇,微信号“深几度”。撰稿人,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。关注人工智能、移动互联网以及数码家电的产业融合。

  人人都是产品经理(是以产品经理、运营为核心的学习、交流、分享平台,集、培训、招聘、社群为一体,全方位服务产品人和运营人,成立8年举办在线+期,线+场,产品经理大会、运营大会20+场,覆盖北上广深杭成都等15个城市,在行业有较高的影响力和知名度。平台聚集了众多BAT美团京东滴滴360小米网易等知名互联网公司产品总监和运营总监,他们在这里分享知识、招聘人才,与你一起成长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